今心三酉

佛系写手,一切随缘。偶尔画个画

【杰佣】孤岛蓝鲸

※哨向设定,会有改动
※哨兵杰克x向导奈布

1.
化身孤岛的蓝鲸,是否终究孤独。

——题记

雨下的很大,砸在脸上生硬的疼。

奈布走在泥泞的土地上,黑色的皮靴上沾满了泥土,雨水顺着脸颊滑落带了许些红色,那是血的痕迹。他抬头往上看,高大的树木几乎占满了所有的视线,只留出那一小片灰暗的天空。

廓尔喀的弯刀从不向同伴挥舞。

奈布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鱼尾弯刀,上面已经沾满了血迹,混合着雨水滴落在脚下的土地上。

“哦~你的行为与你的信仰不符合了吗?士兵。”

一道戏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奈布转身对上比自己高了不少的人,那人一身黑色战斗服,红色的眼睛永远带着笑意,黑色的短发被雨水打湿黏在脸上。

“不,他们不是我的同伴。”

奈布擦了擦刀刃,突然甩手将刀擦着那人的脸颊飞过去,深深刺入一个想要偷袭的人的脖子里

“杰克。”

“那他们可真是不幸运。”

杰克耸了耸肩,手中拿着一个被拆开的炸弹

“遇上你这样的人。”

“我觉得我最大的不幸是遇见你。”

奈布走到杰克面前,看着他的哨兵。

下一秒唇瓣贴在一起,与其说是亲吻更不如说是

野兽一样的撕咬。

嘴中荡开一抹铁锈的味道,奈布伸手推开杰克,擦了擦被咬破的嘴角。杰克慢斯条理的擦着自己的嘴,他的向导从来不安分。

“赶紧走。”

奈布拔出刀,别在腰间。杰克笑了笑,跟上奈布的步伐,伸手往后一抛,一枚炸弹被扔在了地上,计时器开始倒计时。

【十】

“我们去哪里?”

“去夜莺那里。”

【九】

“你不是很讨厌夜莺吗?”

“但他毕竟是上司。”

【八】

“奥尔菲斯的死我很遗憾。”

“收起你的假惺惺的遗憾吧,英国绅士。”

【七】

“哦,你最好快点走,炸弹要爆炸了。”

“你不早说!”

【六】

“没多少距离了。”

“你腿长你说什么风凉话。”

【五】

“我真后悔遇见你。”

“同样。”

【四】

“你是赶着投胎?”

“你是不要命了?那种时候还在喝红茶?”

【三】

“我的命就在你手上。”

“那我可真是拿了个好东西,绅士。”

【二】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我以为你真的是个绅士,没想到是个禽兽。”

【一】

“奈布.萨贝达。”

“杰克。”

------------

至今为止,依旧没有能够和杰克完全匹配的人。

组织高层的人都十分为难,杰克是他们士兵当中极为优秀的几个人之一,同时也是极难控制的人之一。

谁都想拥有一件趁手的兵器为自己服务,而不是想要一个随时都有可能会把自己大卸八块的兵器,出于各种方面的考虑。

“你要想个办法,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高层的人看着坐在对面正在悠闲喝红茶的人,他的半张面孔笼罩在阴影里,看不清任何表情。

“您认为什么样才是最好的办法?”

那人放下精致的茶杯,脸上带着奇怪的金色鸟嘴面具,从面具上的窟窿里露出一双艳红色的眸子。

“目前为止,多少个优秀的向导去了,可是没有任何结果。”

“你应该和奥尔菲斯沟通一下,夜莺。”

为首的人双手交叠搁在桌子上,看着被称为夜莺的人。

“哦,我亲爱的首领。”

夜莺的声音不男不女,身形从暗处站起来

“您知道我一向和奥尔菲斯不合,各种方面。”

“大局当前,夜莺你想让我们失去这个好机会吗?”

首领身边的一个人说道,夜莺转头看向他眼中带着明显的威胁意味。

“您可要小心,哪天你掉了头都不知道。”

“你!”

“夜莺。”

首领开了口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这件事一定要解决。”

白塔。

话题的主人公正在休息室喝着一杯再清淡不过的茶。

说是水更好。

“你至于吗?”

裘克看着面前的人,端着鎏着金边,画着不知名花的茶杯正在优雅喝茶的杰克

“就是一杯水。”

“能不能有点生活感觉,下等人。”

杰克放下茶杯,艳红的眸子里带着笑意,他咧开有些苍白的唇,笑的如同一个马上要垂死的病鬼

“不能,你们上等人的生活我怎么看可能懂得。”

裘克呸了一声,杰克翻了个白眼

此时夜莺走了进来。

“早上好,夜莺,你依旧穿着你的铁围栏。”

杰克看着进来的人,调整了一下坐姿

“蛋糕裙!”

夜莺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看着他,杰克虽然是个上等人,却总爱拿自己的裙子开玩笑。

“好吧,蛋糕还有钢铁味的?是钢厂资助服装店做的吗?”

杰克站起身躲过夜莺扔过来的餐刀,修长到两指夹住刀刃。餐刀在他手中转了个圈,落在桌子上。

“来看看你的向导。”

夜莺深吸一口气,把身后的人拉出来。

杰克看到他的一瞬间,嘴角的笑意瞬间消失。那个人同样也是,他穿着墨绿色的外套,海蓝色的眼睛波澜不惊。

“真有趣。”

杰克眯起眼睛说道

“萨贝达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是的,虚假的上等人 ”

评论
热度(40)

© 今心三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