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心三酉

佛系写手,一切随缘。偶尔画个画

【杰佣】诛杀者

算是100粉的小福利
雾鹗x狼皮奈布

鹗的种类有很多种,但是总会有特殊的情况出现。

杰克就是这样的鹗,别的鹗都是颜色不同或者其他什么的,他天生带有一种特殊的能力以及一只带有锋利长刃的脚。

因为这样,他的族群排斥他,视他为不详;兽神也想尽一切办法要去诛杀他。

杰克离开了族群,离开了那里,选择在森林禁区的湖泊旁栖息。

这算什么?被神抛弃的孩子?

不,不是。

杰克锋利的爪子划开侵入者的胸膛,这已经是不知道是第几个来杀他的人。

因为他们嫉妒,嫉妒没有这种能力。

他甩了甩头,展开翅膀飞上树枝,金黄色的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下宛如宝石,映出一个黑色的影子。

又有猎物送上门来。

啊咋咋啊7啊啊啊咋咋-阿哲

奈布是战乱之中诞下的孩子,不如说是混沌之中更好。不知道父母是谁,只知道他出生就带着蓝色皮毛。

这让族里的人觉得这是个不详的预告。

【把他留下来。】

兽神古老沧桑的声音在狼族的领地上响起

【他会是优秀的战士。】

不是战士。

奈布披着狼皮,一边给自己的伤口包扎,一边看着其他人畏惧的眼神

我只是个工具,是神他们向那个人复仇的工具。

他早已听说,森林深处的禁区有一只鹗,杀了无数神的使者,神说那是恶魔。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他只知道,他诞生于世的目的是为了杀了那只鹗。

他小心翼翼的走到靠近湖泊的地方,一抬头就对上一双金色的眼睛。

没有任何温度可言。

“让我瞧瞧,是一只狼。”

杰克站在枯树的树枝上,锋利的爪刃摩擦着树枝发出难听的声音,上面还残留着鲜血

“特殊的狼。”

“你是那只鹗?”

奈布努力的抬起头迎着月光看向他

“是的,我叫杰克。”

杰克从树枝上飞下来,化为一个身材高挑的人形,他穿着黑色的礼服,脖子那里带着一圈黑色的羽毛,左手的手指是锋利的刀刃。

“你知道我是来杀你的吗?”

奈布也化成了人形,皮肤是蓝色的,上面画着红色的纹路

“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杰克轻笑一声,周围迅速开始蔓延迷雾,奈布身体紧绷因为他看不见杰克了,迷雾把整个月光也挡住了。

脖子上突然一凉,杰克已经绕到了他的身后,指刃轻轻划着奈布的脖子,一只手扣住奈布挥过来的拳头。

“你比他们有意思多了。”

杰克俯下身子说道,奈布问道了他身上的血腥味,浓重而无法散去

“你同我一样。”

“不一样。”

奈布突然用后肘击打向杰克的腹部,也不管脖子上被划出一道深的血痕,逃离了杰克的掌控

“我是来杀你的。”

“承认吧,小狼崽。”

杰克揉了揉有些痛的腹部,笑眯眯的看着他

“你只不过是个被神安排好诞下的孩子,你只是他们向我复仇的工具而已。”

不,不是这样。

奈布心里知道是这么回事,但是他一直不愿意承认。

“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你的同族要来杀你呢?”

杰克轻轻挥了挥刀刃,身后的树林总蹿出几条狼,奈布呼吸一紧,原来早就安排好了,自己杀完杰克之后又杀了自己。

“没人告诉过你们,禁区不可以随便进的吗?”

杰克身影一晃,雾气开始弥漫,奈布清楚的看到雾气中突然出现的刀刃划开了狼厚重的皮毛,而找不到对方的影子。

要去帮他们吗?

奈布握紧了垂在身侧的拳头,走进雾气里。

“嗷呜!”

一只想要从背后偷袭杰克的狼被奈布咬断了脖子

“怎么,想要和我同一战线?”

杰克擦着指刃上的鲜血说道

“。。。。想多了”

至此之后,奈布也没有回到族群,只是待在这里。他开始对自己之前的生命进行思考,杰克则是站在树枝上看着哪里又来了人。

不过自从奈布来了之后,倒是清静了许多。

“你亲已经思考很长时间了,不吃点东西?”

杰克把一块肉叼到他面前,奈布动了动耳朵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鹗,黑色的羽毛看上去有点滑溜,他伸出爪子摸了一下。

“你在干什么?”

杰克被摸得一哆嗦,张开翅膀拍了拍奈布的头顶

毛意外的舒服

“看你的毛很滑就摸一下。”

奈布张口把肉吞进去

“你不孤独吗?”

“不是有你吗?”

气氛突然安静了起来。

平静的日子总是很短暂,这天又来了人,并且很多。

杰亲亲克揪着奈布把他扔到了湖里,自己被打伤了翅膀,于是被抓走了。

奈布从水里爬上来的时候人已经走完了,只残留地上的黑色羽毛证明杰克刚刚的挣扎,他沉思了一下,冲着一个地方奔去。

那里,他看见了被放在木头堆上的杰克,眼神依旧高傲,似乎没有什么能让他低头。

他冲进这里嚎叫着,打翻了一个火柱,火焰开始迅速蔓延,这里成了一片火海。

“你怎么又回来了?”

杰克看着凑近自己的奈布,狼崽子的脸上都是鲜血和烧焦的毛

“带你一起走。”

奈布凑到他面前

“即便,这是地狱?”

杰克笑了一下,化为鹗的形态

“嗯。”

“你要想好,你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你真废话。”

奈布爬上鹗的背,意外的能容下他

“咱俩不是一样的吗?”

杰克扇动翅膀,浓郁的雾气开始弥漫,夜风的吹来让火势更大了,奈布从高空看向下面,一片火海。

“你做的哦~”

杰克带着他,朝月光的地方飞去

“还不都是你。”

那场大火,让森林里的生物认为这两只不详的征兆已经被烧死了,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

他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杰克比奈布大了好几倍,完全可以驮着他飞行。

“我觉得他们一定想不到我们在这里。”

奈布嚼着带血的肉趴在杰克的翅膀下面,两个人在森林的最北面安了家,这里没人回来打扰他们。

“嘿嘿,你可以吃完再过来吗?”

杰克抬起翅膀把奈布压住,看着奈布嘴上的血

“不可以。”

奈布凑过去亲了一下杰克的脸上,黑色的羽毛上带了点点血迹

“你就皮吧。”

杰克无奈的笑了笑,奈布心安理得的挨着杰克睡着了。

虽说是被神抛弃的孩子,但是总会有人不抛弃他们的。

你说是吧?

评论
热度(35)

© 今心三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