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心三酉

佛系写手,一切随缘。偶尔画个画

【r76】白色玫瑰

前言
下定决心写个长篇(/) 然而能不能写完还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cp r76 当然有可能会有别的cp出现吧。大概吧。也许吧。
人物崩这种东西,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瑞破是个黑的#

第一束
白色玫瑰放在你的家门前,等待你开门之后,我已走远
                                   ——引子
  硝烟弥漫的战场,两个人持枪而对。
  他们曾是最亲密的战友,他们曾是最亲密的人,他们曾经并肩作战,他们曾经把后背交给对方。。
  然而那都是曾经了。
  眼下,他们都在面临一个选择,杀了自己面前的人活下去或者被杀。
  “不动手吗?”
   对面带着白色骷髅面具的人发出沙哑的笑声说道,他面前的人带着战术目镜,只是端着他的枪看着他。
   “莱耶斯。”
    良久之后他开了口,战术目镜后的眼睛蕴含着不知名的东西,骷髅面具的人已经扣好了扳机,只要他动一动指头,他就可以去地狱了。
    “我们本不该如此,莱耶斯。”
    “莫里森”
     莱耶斯的枪口不曾移开过,他发出嘲讽的声音
     “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
      “你说的没错,我们早都回不去了。”
      哦,想想那时候的时光。莫里森的思绪脱离了战场,甚至连身后飞来的炸弹都没感觉到,等到莫里森回神的时候,他已经被莱耶斯压在了身下,自己曾经站过的地方已经被火烧焦就像魔鬼的手一样向四周蔓延,自己身上的人背后的地方已经被炸弹炸的血肉模糊,他刚刚想伸出手去触摸,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让他大喊出声。
      “我亲爱的童子军,你大意了。”
      膝盖出流出的献血将黑色的裤子都染上沉重的颜色,血液顺着他的金属靴子滴落在地上,他几乎痛的昏过去,膝盖处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莱耶斯从他身上站起身,带着他血液的枪口指向他的额头。
       “游戏结束了。”
      莫里森抵不住疼痛,最终还是昏了过去,在视野完全变黑的前一秒,他看到的是一颗子弹飞向莱耶斯的头。
       不.....
       莫里森猛的坐起来,手还朝前伸着。刚刚推门进来的安吉拉吓了一跳,她走到莫里森床边。
       “嘿莫里森你醒了。”
        “安吉拉。”
        莫里森大口喘着气,安吉拉给他调了调输液的速度,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待莫里森的问题
        “我...”
        “你的,右腿膝盖骨,我想你也知道情况。”
        安吉拉说道
          “可能以后你要拿着拐杖走路了。”
         “。。。。”
         莫里森没说话,只是摸着膝盖那个地方,那里还在隐隐作痛。以后拿着拐杖走路了,这就是你想要的吗?莱耶斯。
          “谁送我来到这里的?”
          “不知道。我也是听守卫发现你躺在门口才看见你的。”
         安吉拉嘱咐好他不要乱动之后,屋子里剩下了他一个人。他白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颜色,莫里森正在沉思时,房门被推开一个人抱着一束花走了进来。
        “门口说给你的。”
         “谁?”
         “守卫说他看见花上放着的名片写着你的名字。”
         莫里森接过那束花,那是一束白色的玫瑰,一张小小的卡片上写着他的名字。白色的玫瑰上带着露水,看样子像是刚刚摘下来的。玫瑰花的寓意固然是好的,但是白色的玫瑰就不一样了。
        莫里森知道眼前的玫瑰是什么品种,这是洛丽玛丝玫瑰,她像是悲哀的挽歌,她在为那些去了远方的人而唱歌,而开放。
       洛丽玛丝的寓意是,死的怀念。

_(´ཀ`」 ∠)_我在朝着后妈的方向一去不复返
量少见谅,因为我在一边上课一边发

 

评论(2)
热度(16)

© 今心三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