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心三酉

佛系写手,一切随缘。偶尔画个画

【少暗】佛说

☞好的大家好又是我
☞武华没写完我跑来写少暗
☞实在是没忍住
☞可能三篇完结,我尽量

上篇
佛说,出家人以慈悲为怀

伍心带着斗笠,手持禅杖挡在一个暗香弟子面前。
他虽然只是路过此地,却因师父从小的教诲救下了这个暗香的弟子,斗笠下的眼睛看向面前的一干人。
“施主,有何事不可坐下来慢慢说?”
“哼!这位大师你问问他都干了些什么!”
为首之人手持长刀指着伍心身后的暗香弟子
“杀了人不说,还畏罪潜逃。”
“喂,你这么说,对得起你的良心吗?”
暗香的弟子笑了一声,扶住伤口站起来,手中的刀却是未曾放下过一分。他步子有些轻浮,脸色苍白像是失血过多后的症状,缓步走到伍心面前,伍心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像是空谷里的幽兰
“明明是你先往那人饭菜里下药的,然后嫁祸于我。”
“你!”
“怎么怎么?还不承认了?”
伍心看着面前的人三言两语就挑拨起对面的气氛,等到对面马上要冲过来的时候,暗香的弟子一甩几枚烟雾弹,伸手拉住伍心便是逃窜。
伍心被暗香的弟子抓着手跑到码头,唯一的感觉是
这人手凉,皮肤很滑。
“呃。。”
伍心看着面前停下来的身影一晃,伸手便是接住倒下的身影。他仔细瞧了瞧对方的样子,眉似一笔由浓到浅的笔锋,唇因失血过多是苍白色带了些血迹,双眸紧闭。
“阿弥陀佛。”
出家人,以慈悲为怀。

陆无生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躺在床榻上,周围都是香火的味道,外面还有禅师朗诵的声音。
他挣扎着坐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胸口的纱布又渗出了血迹,无奈之下又得躺回去。伸手一模脸,面罩不见了。
我累个大舅子他祖宗十八代诶
“你醒了。”
陆无生正在思考之际,伍心走了进来。
“呃,你帮我上的药?”
“是。”
“那你要对我负责。”
“。。。啊?”
伍心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人,屋外透过木质雕花窗户射进来的阳光如同碎块洒在那人脸上,陆无生笑了起来,他笑的有几分不羁。
“不知道么?摘了暗香弟子的面罩,可是要负一辈子责任的。”

这是伍心和陆无生第一次见面。
之后的日子,陆无生总是偷偷摸摸来到少林找伍心,看着他练武,看着他念经,看着人干着干那。
反正我暗香会隐身,你奈我何啊~
久而久之,两个人都养成了习惯。
终于有一日,伍心要下山历练了。陆无生在等伍心出了少林寺后,唰的一声出现在他面前。
“我带你去游历江湖啊~”
陆无生依旧是那身打扮,暗香弟子的衣服恰好将人的身材突显出来
“。。那,多谢你了。”
“哎呀没事没事,我给你说说这江湖上的趣事。”
陆无生和伍心走过金陵,走过武当山,上过华山,也去了云梦和暗香,最后到了江南。
“呔!呆子!”
陆无生把素包子扔给伍心,然后咬了一口自己手中的肉包子
“你没剃头发啊。”
伍心还有许些头发留着,只不过平时带着斗笠,看不出来
“我,还没正式成为弟子,所以没剃头发。”
伍心脸上红了一点,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什么。陆无生笑嘻嘻的凑过去伸手揪了揪他的头发,伍心倒也没制止。
也不知道为什么,并不讨厌。
“呆子。”
“嗯?”
伍心被陆无生叫的转过头,然后唇上一软。
河边轻轻吹过微风,杨柳在轻轻随风而动,像是情人轻柔的抚摸,又像是小声的低语。
树下,伍心脸红着压了压斗笠,陆无生盘腿坐一旁笑着看着人。
彼时,正好年少。





评论(2)
热度(25)

© 今心三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