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心三酉

佛系写手,一切随缘。偶尔画个画

【原创】疯子的驯养攻略 (BL 1v1)

#坐在猫堆里码文#
#马上要开学的慌张#

第二章

夏如一现在心情有那么一点复杂。

一是因为他暂时逃离追杀了,二是他落到魔教手中了。他坐在火堆旁边身上披了一件成逸的外衣,脸埋在臂弯里;成逸坐在他身边隔着沈未清,气氛莫名的尴尬没有一个人说话。成逸觉得此时自己是最复杂的,因为他师兄自从刚刚被这个不知名的人扑倒之后,一句话都没有说!也没有动手!

这不合常理。虽然他觉得他师兄本来就不合常理。

“你叫什么名字?”

沈未清突然打破沉闷的气氛,夏如一从臂弯里抬起头

“夏如一。”

“你就是夏如一?!”

成逸吓了一跳,沈未清看了看夏如一没说话拨了拨火堆里的木头。

“正是在下、”

“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成逸笑着说道,突然觉着这话有些不对一扭头看见他师兄阴森森的盯着他,他咽了一口口水下一秒他就被沈未清拎起来扔到马上去。

“回去给唐志说人找到了。”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老实。”

成逸一脸不情愿的骑着马趁着黄昏走了,夏如一看着站在河边赤着上身洗身子的沈未清,后腰上一个黑色的蛇纹身吐着芯子,这人是暨啊。感受到夏如一的视线,沈未清转过身来看了夏如一一眼,朝他伸手。夏如一一开始有些不理解

“过来,你身上有血有伤,你要耽误到什么时候?”

沈未清语气里带了几分不快,夏如一抿了抿唇站起身

‘“我一个人可以。”

“别死了就成。”

沈未清从河边走回来,夏如一朝着河边走去慢吞吞的脱下衣物开始清洗血迹和伤口。伤口其实不必清洗,在河中漂流的时候早已经泡的发白,血迹也被清洗了大半,他洗好之后发现沈未清不见了,之留那马匹和火堆。火噼里啪啦的响着,夏如一正在思考之际耳边传来脚步声他几乎是下意识就抽出一旁的青峰朝着后面人刺去,扭过头发现夏如一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剑尖就抵着他的咽喉,夏如一如果在用力几分就刺进去了。

“抱歉。”

“剑挺好看的。”

沈未清把怀中的纸袋扔给夏如一,里面是金疮药和纱布。

“师傅给我的。”

“哦。”

沈未清另一只手拎着个兔子,他掏出腰间的小匕首将皮剥干净架在火堆上烤。夏如一平时在无名山上吃肉吃的少,看到这一幕不禁皱了下眉头,沈未清也未管他如何看的,只是自顾自的烤好然后撕下一半的肉给夏如一剩下一半自己吃了。两个人没说太多的话吃完便各自睡了,马上要进入秋天夜间的风凉了一些,夏如一蜷缩在火堆旁,无意识的朝着坐在一边调毒药的沈未清蹭了蹭。沈未清往旁边挪了挪,夏如一跟着挪、

“。。。。。。”

沈未清停了下来,夏如一跟着挪过来。沈未清将毒药调好放在布兜里,把成逸留下来的衣服盖在他身上然后坐着睡着了。梦里,夏如一梦见自己的师傅和师兄弟都在指责自己杀了同门,他极力辩解但却是没有用。画面一转,他见到他的师弟,吴殇正在笑盈盈的看着他,他心中一凉。只见吴殇缓缓朝着他走过来,夏如一想逃走确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无法动弹。

【师兄。】

吴殇走到他面前,手贴上他的脸颊

【师兄你在怕什么呀?】

夏如一没法开口,眼中净是惊恐。正在吴殇准备进一步动作的时候,一声低低的呼唤把夏如一拉回了现实,张开双眼坐起身大口喘着气,沈未清眨了眨眼睛然后站起身去牵马匹。

“刚刚做噩梦了吧。”

“啊,嗯。”

夏如一抹去额头上的汗站起身,沈未清骑着马过来朝他伸出手。

“我。。。”

“别啰嗦。”

沈未清一皱眉头,夏如一抿了抿唇值得伸出手握住那只伸过来的手,他不知道的是这一握以后就再也不想松开了。沈未清把人拉上马让他坐在自己背后,一抖缰绳顺着山间小路离开了无名山的范围,朝着南方而去。他这次和成逸出来的也够久了,再不回去唐志那家伙又要嚷嚷半天,他可不想听那个家伙絮絮叨叨说一堆然后再被自己师傅唠叨一顿。马匹在路上跑着,夏如一抓着沈未清腰间的衣服,发现这人如果光看穿衣的样子是发现不了这人其实是很瘦的,沈未清专注的看着路顺便想想怎么回去面对那一大一小的话痨。

“这是,去哪里?”

夏如一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回我的家。”

沈未清开口说道,勒了缰绳让马匹歇一会。两个人在官道上慢悠悠的走着

“你怎么被赶出来了。”

沈未清有些好奇的开口问道,夏如一抓着沈未清衣服的手一紧,沈未清才发现他原来攥着自己的衣服

“我,被我师弟诬陷了。”

说出去估计也没多少人信吧,自己被诬陷这件事。想到这里苦笑了一下

“有可能。”

沈未清的三个字让夏如一有些惊讶

“毕竟,你这么傻。”

“你!诶。。。。。”

马匹突然飞奔起来,夏如一为了平衡一下子搂住他的腰。沈未清眼神一暗,倒是也没有阻止。两个人迎着快要落山的太阳在官道上渐渐消失。

评论

© 今心三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