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心三酉

佛系写手,一切随缘。偶尔画个画

【原创】疯子的驯养攻略(BL 1v1)

#新人瑟瑟发抖#
#神经黑化(傲娇)攻x清高温柔(呆萌)受#
#古风向ABO 设定略微改变#
#文笔渣文笔渣文笔渣#

设定
1* A的特征为身上有黑色纹身;B的特征为青色纹身;O的特征为红色纹身

2*纹身在成年时出现,具体为什么样则由自己决定

3*A,B,O在这里的称呼为暨(ji),睑(jian),谟(mo)

4*像信息素什么的设定照常
至于缔结这种东西,设定真的缔结之后双方纹身会互换图样,颜色不变

5*信息素会可以用药物遮掩,时间根据药物材料来定,时间越长对身体伤害越大

文案
夏如一遭人陷害被迫从师门逃离,后遭到追杀悬赏令都挂上了。偶尔一次躲人的时候遇见了沈未清,还顺便把人家扑倒了,至此之后江湖就鸡飞狗跳了。。
“夏如一!有种你给我从房顶上下来!”
“我不。”
“。。。。”
“沈未清!你放开我!”
“不听话,上床背三字经。”

第一章
是夜,无名山上灯火通明,弟子手持火把皆是一身白衣立于山后悬崖之上,火光照亮了立于悬崖边之人。眉清目秀,温润如玉,嘴角一丝鲜血显得有几分病弱。发簪早已不知道去了何处,青丝被夜风吹的扬起遮住半边脸庞,他扬起头不曾屈服。
“夏如一,你可知罪?”
面前人群为首之人白发鬓鬓,苍老的面容上看不出多余的表情
“如一不知。”
夏如一缓缓说道,手中利刃指地
“师傅,您也不信我?”
“铁证如山,叫我如何信你?”
老人语气严厉了几分,眼中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忍。夏如一轻笑一声,转而看向站在师傅旁边唇红齿白的少年,动了动嘴唇
“好手段,吴师弟。”
“师兄,你在说什么师弟听不懂。”
少年迷惑的说到,夏如一不再看他眼中多了一份绝望。脚步向后踏出竟是落下山崖,老人上前一步却已是晚了,夏如一的身影被夜色吞没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二天江湖上传来消息,无名山的大弟子夏如一杀害同门不知悔改,先已失踪。若是有人知晓下落还望告知,无名山自有重谢。此消息一出各处议论纷纷,今些日子的谈论全都是关于这条消息的。
无名山下的小镇茶楼,此时热闹非凡。有人猜测说这夏如一就待在这无名山附近,也有人说不在于此定是逃跑了。
茶楼二层靠窗位置有两人坐下,一人身穿青衣另一人身穿黑衣。两人皆待着斗笠,要了一壶茶之后便慢慢品尝没有过多语言。虽说可疑但是这江湖上打扮奇怪的人多了去了,其他人也是没怎么在意。
“师兄。”
青衣人率先开口,声音不男不女听不出性别
“夏如一会在无名山吗?”
“不知道。”
坐在他对面的黑衣人声音略微低沉,斗笠下的眼睛盯着窗外
“那,我们为何来此?”
“无聊。”
青衣人嘴角抽搐了一下,自己师兄就是这样闲的没事干?好像还真的是。黑衣人喝完茶水靠着窗户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街道,不久之后便传来轻微的呼噜声。
“啊。。。师兄啊。。。”
“成逸你先自己玩去,我睡会。”
成逸突然觉得选择和师兄出来是个错误的决定,你明明是个魔教却在正道这里睡大觉!这样真的好吗师兄!不过他也没法说什么,毕竟他师兄异于常人要不是因为自己是他师弟,都出自同一个师傅,现在已经不知道被扔到哪个荒郊野外。
没错,他师兄沈未清是个神经病。一言不合就开打,去青楼玩到关键地步了能睡着,全教上下除了教主和师傅其他人基本上不怎么敢和他一组,师傅是因为沈未清基本的道德还是有的,至于教主....
两个人狼狈为奸,干完坏事就跑,导致全教人都担心本教未来会不会毁在这两个人手里。
“夏如一在那里!”
“快快快捉住他!”
楼下突然响起的叫喊声把沈未清从梦境里扯回了现实,他站起身活动了一次手指,往楼下一看。一群小屁孩在那演戏玩呢,沈未清拿起茶壶就准备往下扔,成逸眼疾手快的拦住他抱住他的腰往后拖。
“师兄,你冷静,冷静!”
“熊孩子!”
“师兄!”
两人交缠当中斗笠都掉了,其余人看着这两个人一开始也觉得没什么后来发现他们腰间都带着一个动物的头颅,才反应过来是魔教。
“这里有魔教中人!!”
一声呼喊把两人都安静下来,然后朝着窗口袭去。身后扔杯子扔刀扔斗笠的什么都有,不知道以为今天茶楼物件大甩卖。
“师兄!!”
“师弟,这不怪我。”
沈未清一脚踹开一个拦路的人,面不改色的说道
“要怪就怪熊孩子。”
两人在街道上飞奔着,身后人群一直在追赶,比起找夏如一他们更倾向于杀魔教,谁不想万人仰慕?
“师兄,我我...”
“忘了你今早没吃饭。”
沈未清一把拉过成逸抗在肩上飞身踏上屋檐,手中甩出一包药粉散在空中后来者全都掐着自己喉咙咳嗽。
“师兄你不是也没吃!”
“我去旅店厨房拿了两个包子。”
成逸差点一口血没吐出去。
沈未清脚力极好,不过一会便甩开那些人跑出了小镇。马屁拴在小镇外的一处茶摊上,两个人骑上马飞快的离开了这里。
另一边。
“哈啊...哈啊....”
夏如一浑身如同散了架一样的靠着河流边的树干,那天他从山崖上跳下是因为知道这山崖下有一条河流。河流水流湍急,他一落入水中本想着爬上岸边,无奈刚刚与人搏斗又被人为了化功散,身体无力。头又刚刚好碰到岩石便是昏了过去一路顺着河流飘下,竟是没人发现。
昨天他才刚刚醒来,却发现记忆好像缺失了一部分。
“呃啊....咳咳....”
眼前有些模糊,迷迷糊糊间看到有人站在不远处的河边,他努力撑着身子往那边走去,走到那人面前之后实在是撑不住了便一下子把那人压进水中。
之后便失去意识。
站在一旁刚刚看见这一幕的成逸,表示惊吓度上升了不止一点,他此时想大喊
夭寿了!!!师兄被人扑倒了!!!!
———— 是
嗝,修仙ing

评论

© 今心三酉 | Powered by LOFTER